首  页  |  最新资讯  |  通知公告  |  协会机构  |  专家访谈  |  协会刊物  |  专家咨询  |  书画巡展  |  关于我们
协会简介  |  博彩bet356台湾  |  相关政策  |  会员机构  |  会员风采  |  养生有道  |  就医指南  |  健康商城  |  下载专区
欢迎访问:博彩bet356台湾_bet356亚洲版_bet356体育投注手机版! ?
工作动态 ?
最新资讯
通知公告
专家访谈
博彩bet356台湾
会员天地 ?
养生有道
原创手札
书画巡展
会员风采
为您服务 ?
 政策查询
 专家咨询
 家庭急救
 就医指南
健康商城 ?
产品名
友情链接 ?
?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
?江苏省民政厅
?南京市民政局
?中国血疗网
新闻详情 ?

 

标题:庞中华:我的字就是我的诗 里面有我的爱憎

关健字:
主要内容:

庞中华:我的字就是我的诗 里面有我的爱憎

来源:中国网 china.com.cn  

庞中华的《钢笔字帖》,莫言的《红高粱》,这是上世纪80年代最鲜活的时代记忆。二人称兄道弟,莫言称庞中华“中华兄”。

庞中华是改革开放的幸运儿。1980年,他出版第一本专着,不久,他名满神州,成为硬笔书法大师,并收获人生第一桶金,跻身“百万元户”之列。

出道33年来,他出版专着430本,发行近3亿册;独创“快乐教学法”,海内外学员超200万人。名利双收下,他始终称自己是文人,不是商人。

align=center

蓝黄条POLO衫,米白色休闲裤,青春干练不失稳重。68岁的他精神矍铄、谈笑风生。若不是隐隐若现的白发和脸颊淡淡的皱纹,很难想象眼前这位健硕的中年男子,就是年近古稀的庞中华。

在北京南三环的家中,面对光明网记者,庞中华坦言十年来的危机感日益强烈:大浪淘沙后,四百本的书中若有四本着作能留存于后世,他就宽心了。

书法改变人生:从放牛娃到硬笔书法大师

1945年,四川达州的庞家诞生一位男婴,家人给他取了一个大气的名字:庞中华。

在这个秀美的山村,庞中华放牛、嬉戏,度过了8年的童年时光。之后,他随伯父来到山城重庆,收到了人生中第一支钢笔。

“我8岁以前都在放牛,要不是大伯,我现在也许就是一个农民。”庞中华说,教育改变命运,直到现在他仍乐于做一个教育工作者。

12岁,他在重庆少年宫学会了拉手风琴。钢笔与手风琴,后来成为他“快乐教学法”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

1965年,大学毕业后,20岁的庞中华被分配到北京地质勘探队。他随着勘探队辗转湖北、湖南,最后来到河南郑州。

多年后,郑州成了他的硬笔书法培训的大本营。

对于风餐露宿、居无定所的生活,庞中华却称:“不苦,勘探队的生活拯救了我。”

他说,那是一个很混乱的年代,城里的年轻人都在开会,批斗走资派,他在大别山里躲过了风浪。“队友在打扑克、睡觉我就读书,临帖,拉手风琴,非常的快乐。”

这一呆就是20年。跨越10年文革,走向改革开放。

勘探队队员都知道有个写字漂亮的庞中华,墙报是他画的,大字报是他抄的,小伙不仅字漂亮,人也帅气。

写得一手好字的庞中华,想把自己的写字技巧进行推广。

1968年,他完成《谈谈学写钢笔字》的初稿,却屡遭退稿。

“我从来没有自我否定,还是很自信地认为总会有出头之日。我用钢笔写的字和颜真卿的毛笔字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然而,这一等就是12年,直到他拜访了如今的国学大师文怀沙。

1979年,听闻文怀沙出狱,庞中华来到位于东直门的文怀沙家。“那是个文革前盖的筒子楼,走道很窄,稍微宽点儿的地方还放着蜂窝煤和自行车。”

看过书稿,又听说了庞中华遭遇,文怀沙很生气,当即将庞中华的一沓退稿信撕烂,怒称“狗不识”。然后说,“庞中华,今天我要叫你一举成功。”

1980年,该书出版,序言为江丰口述,文怀沙执笔。首印20万册,两个月销售一空,此后一版接一版的印刷,仅当年销量就超100万册。

庞中华让硬笔书法成为一门艺术,他成为我国硬笔书法先行者,是80年代一颗璀璨的明星。

文怀沙的许诺成真。之后,庞中华拜文怀沙为师,与范曾、王立平、空林子、周逢俊等名家同为关门弟子。

“我本来是很躁动的人,书法改变了我的性格,让我安静下来,同时也改变了我的人生。”

着名作家莫言也曾练习庞体字,并写诗:“三十年前临庞帖,手上老茧硬如铁,枯枝当笔沙上练,于今想起心中热。”

问及莫言的字写得怎样,庞中华笑答:“有个性,还要经过我的正规训练。他写的是行书,是莫言体。”

痛失“第一桶金”后的再创业

如果说江丰、文怀沙是伯乐,以资深名望前辈的身份给了庞中华一张准入证,那么中央电视台则是最大的推手,掀起了庞中华硬笔书法的热浪。

“随着央视书法讲座的播出,当时那就一个火啊,每天报名的都是上千人,每天都是上万元的资金流入,几十万学生。”他说,当时的演讲也是最多的,每天早、中、晚共3场,15天达到45场。演讲太多,他得了咽炎。

“练字就练庞中华”,这是80年代孩子们的共识。众多部队官兵,甚至监狱女囚,也在练庞中华字帖。提倡60小时写好字的席殊,也曾来向他求教。

对于初出名的心情,他这样形容:“真是又自豪,又自卑啊。觉得一个无后台无背景、没有任何老师教的地质勘探队员能有这样的成绩,真是惶恐。”

1985年,庞中华辞去公职在郑州办起了函授学校,他立足河南辐射全国,传授他的“快乐教学法”。

80年代中期,他已收获了人生第一桶金。1986年他的资产突破了百万,在那个万元户都稀缺的年代,庞中华成了巨富。

名利来得太快,他的成功引来别人的嫉妒,再加上前妻及其家人对金钱的贪婪,致使学校卷入税务风波而最终关闭。第一桶金没留住,反而断送了他的婚姻。

钱财尽失,婚姻破裂的庞中华,跌入人生的谷底。

他曾写小诗《男子汉的眼泪》,表达历尽磨难而不悔的壮志:“人生能得几回搏 ,人生能得几回醉, 大丈夫要风风火火地进取,男子汉要痛痛快快地掉泪。”(节选)。

1992,他离开驻扎10年的郑州,北上进京。这次,他不仅要东山再起,更要将硬笔书法推向世界。

他选址在了北京南三环的草桥村,草桥村领导送他一套漂亮三居室,请他当荣誉村民,他恢复成立了“中华硬笔书法函授中心”。这次,他不再针对学生做大范围函授,而是转向教师,提供师资培训。

align=center

手风琴是庞中华“快乐教学法”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教学工具

文革后,当艾青坐在轮椅上,手拿放大镜端详《诗论》抄本后,在扉页上写道:“中华同志 你笔下的汉字是最美的”。

“他看完我的诗后说,庞中华应该是个诗人”。谈起艾青的评价,庞中华难以掩饰内心的骄傲。艾青还为庞中华的第一本诗集作序:“其实,作者首先是一位诗人。”

庞中华与80年代的“诗坛王子”汪国真也是好友,是心灵沟通的那种好友。“笔底起风雷”是汪国真对庞中华作品的评价。“我自认为还是有得意的诗作的。”当被问及,他们的诗歌谁写得更好,他哈哈大笑,随后用四川话回应:“一个是汪体,一个是庞体,哥俩好哟。”

“我的字就是我的诗,我的诗必须用我的字写下来,那有我的爱憎,有我的思想,有我对这个时代的记录。”

align=center

庞中华的书房不只有各种硬笔,更有“文房四宝”专区

如果能有四本着作能流传,就满意了

33年前,庞中华出名,大家争相模仿,想写一手漂亮字。“端庄秀美规范,绝对不越轨。”这是公众对庞体字的评价,他说,这也是他一贯的做人风格。

如今,他的时代已经消退。键盘代替了实体笔,提笔忘字成常态。但年近古稀的庞中华仍执着于他的硬笔书法事业,他说:“我还要对历史负责”。

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中华犹似小二郎。每天闭门书桌前,读书写字进学堂。只怕读者耻笑我哟,浪得虚名真惶惶。”这是他对自己晚年生活的自白。

他“惶惶”的危机感已持续10多年,这缘于1997年他与着名作家、《李双双小传》作者李准的一次会面。

当年,二人同时出席全国政协会议。见面时,李准很伤感地说了句话,让庞中华决意放下自满和骄傲。

“李准说自己,人还没有死,作品就死了。”当时的庞中华已出版百余本书,正是春风得意之时,他尊敬的前辈李准的话,让他顿时得意劲儿全无。

之后,他急追猛赶与时间赛跑,在提高书法水平,诗作水平的同时,加紧相关着作的编写。

如今,他平日衣着朴素,衣服常是“路边摊”货,喜欢提个红色购物袋,就如同一个邻家大叔,甚至连小区住户也不知道他就是那位红遍中国的庞中华。

他不喜欢张扬,不爱造势,更不喜欢参加宴会、笔会,更多的时间是在书房读书写字。他说不喜欢网络,说有太多碎片化的东西,容易让人浮躁,书法要求人必须要静下心来。

“我还年轻,我要学习,我要努力学习,提高技艺、提高思想,要在离开人间后有作品流传下来。”他说,几百年后甚至几千年后,如果他有作品能流传下来,就没白活。而如果能有四本着作能流传,就满意了。

>>对话

光明网:现在是网络时代,但听说您从不上网,是真的吗?

庞中华:我不热衷网络,太多的碎片化的东西,容易让人浮躁,只读纸质报纸和纸质的书,书法要求人必须要静下心来。我也不用手机,都是“我家领导”(妻子王昌芝)帮我发邮件、接电话。

光明网:您真的不会英语?那怎么教联合国的外交官?

庞中华:不会,我学英语就是浪费时间,有翻译就够了。去年从联合国回来后我更自信了,感觉世界上没有教不会的人。目前我为联合国编写的汉字书写教程,已进入最后修订阶段,该书用中文、英文和汉语拼音进行讲解。

光明网:前两天央视在街头采访,10个人中只有3个人写对了七成。您对提笔忘字怎么看?

庞中华:用则进,不用则退。经常不走的路就会生草,经常不握的笔杆就会忘字。这不能怪他们,电脑的普及让人们用笔写字的机会少了。

光明网:您觉得如何弘扬中华汉字文化?

庞中华:我从来不担心中华的汉字文化会消失,因为中华民族不会把最好的东西抛弃了。弘扬中华汉字文化要靠政府政策和民间热心人士的共同努力。我赞同汉字等级考试的,政府层面可以有政策的支持,比如说教育部下文规定全国的中考,高考等考试,书写规范、整齐、美观。甚至有一些加分项的鼓励。

光明网:您孩子的字写得怎样?写得不好会不会挨骂?

庞中华:两个女儿的字都不怎么样,也都不跟我学。小女儿在留学,学美声唱法,跟我不是一个专业,我主张孩子自由发展。

光明网:莫言给您题字,你觉得他的字写得怎么样?

庞中华:有个性,还要经过我的正规训练。他写的是行书,是莫言体。

光明网:汪国真的诗好,还是您的诗好?

庞中华:一个是汪体,一个是庞体,哥俩好哟。

光明网:如果让您再次选择,您想做书法家还是诗人?

庞中华:既不当书法家,也不当诗人,我想当教育家,教孩子学知识,很快乐。?(光明网记者 邱晓琴 张琳)

Copyright ? 2004 jinqiu99 All Rights Reserved.
博彩bet356台湾_bet356亚洲版_bet356体育投注手机版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
地址:瑞金北村57幢506室 电话/传真:86535090,86663069 邮编:210004 [请你留言]

  苏ICP备05005756号-1  [您是 位访客]